重庆纹身----纹身只是小事情

总有人纠结,

我的纹身理由充不充分,

我的纹身意志坚不坚定。

考虑一件事可能需要数十天,

而做一个决定有时短至几秒。


其实纹身就是一件终身小事,因为人这辈子会有其他终生大事去等着你。你躲不过,也逃不了。

比如一辈子坚持一份工作,

去找个心爱的人度过余生,

又或者一己之见误解一生。


我们很难去界定这些大事是什么时候要去做决定,不过是这些念头一直在你耳边嗡嗡作响罢了。

也许故事都是可以这样发生的:多年前你有了要富有的目标,突然你又有了另一个爱好,你无奈的决定为此奋斗终生,只为愉悦自己。于是你和物质财富插肩而过。

你还没有准备好急着老去,你想看更多的肉体和强颜欢笑。因为你心里清楚知道:告白会有被拒之时,冒险终有失手之日,你不收手。

真的是意料之外,你到了别人眼中合适的时间段,居然遇上了一个你不愿意放手的人。就这样一个钢圈锁在了你的无名指。终于发现自己才是那个被生活推着走的人。

 

事业爱情突然就这样提前画上了休止符,你觉得这辈子已完结,老实的去当个机器就好。你开始变得古怪,心里默念自己在扮演一个很像自己的人。


所有的人都对你表示失望,包括你自己在内。

有一天你突然神来之口问了身边一个人:“我去文身,适不适合?”

别人回答:“我觉得可以?你要文什么”

于是你开始纠结,你在等自己做一个是或否的决定。

最后你还是把自己的事业/爱情/宿命活生生的凑在一张图里。


当文身师把针扎扎进你的后腰,你疼的直忍泪,恨不得转身给文身师一个耳光。咬着牙,图做完了。

你转身回头看着后腰,你发现自己这被浓缩的一生看起来也还不错。起码没一样是你愿意主动去拒绝的。


你是个从来不喜欢随便拒绝的人,你和文身师说这个图要留一辈子。

文身师甩掉手套,抽了两口烟:“有些人图再好看,也要折腾去改。而有些人就算再难看甚至土气也宁愿留着。你是哪种人不重要,我们这一行只能满足你此刻的就好,毕竟相比活着来讲,文身就是件小事,没什么大不了。”


做个文身的决定,你可以犹豫上一年半载。那你的人生呢?

人可怕的不是没事干,就怕无所事事活的不够真。

爱情的遗憾不是不爱,而是永远等不到该爱的人。

你说自己就是个演员,其实那是你自己写的剧本。


你恍然大悟,已匆匆过半生。只不过,这一次是文身给了你思考的勇气。

不是每个人都会去文身,因为未必每个人都能找到说服自己的理由。因为要做决定的事实在太多,为这一个犯不上。


时间能证明的事情往往都是撒在风里的过去,只是有些人实在不舍,就忍痛留在了身躯上。

有些往事其实证明不了什么,我要的不是过去和将来,看的太远,总有一天会看到自己站在人群和自己眨眼,而自己却无力挥手任由事过境迁。

那么就把它换成印记,起码能永远尽收眼底。